绮灵

【男神x你】应许之日(紫薇软剑x你)

◈2017.8.4男你工程承包队周练。
◈本次周练题目为以 ying 音选择字作为主题、题目。
◈本文中心字为[应]
◈关于本次活动如有造成的不适道歉。
◈屠tag歉。
◈感谢阅读。
◈ooc归我,日常许愿紫薇。

——————

「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就一直在做用一种梦,梦里有一个叫剑冢的地方,还有一个模糊却又挥之不去的身影。
你问家中的长辈为何会有这样的梦境,他们只是笑吟吟的回答你,这是作为驱魔师经常会发生的事情,通常也会发生令人终生难忘的际遇。
你仔细的想了想长辈们说得也对,心里仿佛松了一口气似的,当天晚上你再次梦见那个身影的时候不由得伸出手去抓住了他。
那人转过身来,你看见一双幽紫的眼眸,英俊宛如夜空朗月的容颜,银白色的长发扫过你的手腕。
他的眉头微皱,只问道:“你是何人?”
你眨了眨眼睛并不打算告诉他,反问道:“你又是何人?”
他警惕的上下打量着你既不回答问题也不打掉你的手,你们就这样僵持着,最后他开口说道:“我乃紫薇软剑。”
“紫薇……”你轻轻念着他的名字,“你……唤我寻梦人即可。”

「贰」

从此你夜夜在梦中寻他,渐渐他也知晓了一些你的事情。
是夜,月华初上。
你来到一处庭院,此处红栏绿柱,回廊曲折,多有江南韵味。你心想应当不是剑冢才对,可是他又在哪里?
你顺着回廊往庭院深处走去,进了一道小门,眼前景象豁然开朗,是一座不大不小的花园。一条弯曲的溪流,溪旁栽满了杏树和杨柳。紫薇就站在那里,不知是在赏花还是赏月。
你小心翼翼的走向他,双手慢慢举起,准备蒙住他的眼睛给他一个惊喜。
可是你还差最后一点便可成功的时候紫薇突然转过身来,倒是把你吓了一跳,差点踩到石头落入水中。
紫薇软剑稳稳的接住了你。
“我还以为出了剑冢你就不来了。”紫薇软剑垂下眼帘,眼眸闪烁着名为欣喜的光芒。
你疑惑的歪头,“时间过去很久了吗?”
“一个月半。”紫薇软剑从树上采下一枝杏花插在你头上,“你那天离开后,主人就带着我来到了江南见了几个人处理了一些事情。”
“这样……”你低头思考了一会儿,以你自己的时间来计算自己可以天天见到紫薇,而用紫薇的时间来看一般见一面之后就会隔一两天的时间,长达一个月半的时间更是没有发生过。不过对于这一点你还没有找到可以解释的说法和规律。
随后你笑了笑,“我这不是来了吗,大概是你不在剑冢所以我就多花了很多时间来找你,你也知道我是不认路的。”
“嗯,我以后尽量不再离开剑冢。”紫薇软剑温柔的注视着你。

「叁」

然而自从那一天后你再也没有见到过紫薇软剑,梦中只有一片浓雾不见前路也不见来路,你拼命的跑着喊着,就是没有人回应你。
之后你便魔怔了一般扎进家里的古籍里寻找紫薇软剑和那处剑冢的资料,有人说你这是应了庄周梦蝶之故。
庄周梦蝶,不知是庄周梦见了蝴蝶还是蝴蝶在梦中变成了庄周,可你却清楚的知道那不是梦境,是真实所在的事物。
那日紫薇软剑送你的杏花还在你的桌上,可是等到杏花枯萎,花瓣尽数散落,你也没能再次见到他。

「肆」

城郊近来有妖魔作怪,你同族兄姐妹一起去除妖,然而你日夜惦记着紫薇软剑一不小心被妖魔打成重伤。
眼前又是一片浓雾,可不知为什么你这次有预感一定可以见到他。
“紫薇——紫薇——紫薇——”你一面呼喊着他的名字一面在浓雾中奔跑。
一定可以见到他的,一定可以!
你感觉脚下像是踩了什么东西,突然打滑摔了下去。在崖坡上滚了几圈,一直滚到崖底,你的视野终于清晰了。
周身疼痛得无法起身,你双手颤抖的在周围摸索可以勉强支撑自己站起来的东西。只听‘咣当’一声,似是什么兵器在你的身旁。
你抬头一瞧,一眼便认出那是紫薇的配剑,心中大惊,你再也顾不得身体的疼痛挣扎的爬了起来将软剑紧握在手中。
不远处你还看见了紫薇的剑鞘,以及拖拽的痕迹。你抱紧了软剑,顺着痕迹寻找紫薇的身影,在树叉交错之处你竟发现了紫薇的衣物碎片。
你心中更是焦急,不住的大喊:“紫薇,紫薇你在哪儿,我来找你了,紫薇!”
痕迹尽头是一处洞窟,你小心翼翼走进洞窟,没走几步便就看见了紫薇苍白的脸庞。你再仔细一看,发现有一条白蛇缠绕在紫薇的腰间。
你又进一步,白蛇听见了响动抬头吐着红缨警惕的看着你。驱魔师素来就有与自然万物交流的能力,你也不例外,与那条白蛇对视良久,终于白蛇缓缓的离开了紫薇软剑的身体,随意找了一个角落蜷缩着睡觉。
你抚摸着紫薇被泥土污浊的脸庞,他身上的衣服也变得破破烂烂,心口猛的一疼,眼泪瞬间滴落下来。
你握住紫薇软剑的左手,用两指搭在他的脉搏上,你的灵力随着微弱的脉搏顺着紫薇的经脉逆流而上,竟然发现他的修为尽废经脉俱断。想到此处你哭得很厉害了,眼泪不停的往下掉。
大约是你的哭声把紫薇软剑吵醒了,他动了动,那双幽紫的眼眸直直的盯着你,“是你?闭嘴,吵死了。”
你被他的清冷的话语给惊到了,一直注视着你的那双紫眸已不复往日的温情缱倦,只有深沉的绝望与怨恨。
“紫薇……”你不禁问出口,“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事?”紫薇软剑发出一声自嘲的嗤笑,“哼,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经历了被抛弃的绝望!”
那一瞬间你发觉他眼中的怨恨变得更加深沉。一时之间你也想不出什么安慰的话语,只得泪眼汪汪的看着他,“紫薇……”
“别这样看着我,我不需要别人的同情怜悯,令人厌恶。”紫薇再度闭上眼睛,“你走吧,不要再来。”
你在原地不动,紫薇软剑也不理会你,甚至将脸转过去不再面向你。
你在洞窟里呆也不是不呆也不是,最后你还是离开的洞窟,临走之前你听见紫薇发出一声冷哼,你悄悄的回头看了看他,自己又怎么会真的扔他不管呢。
你走出山洞寻到一条溪流,便在附近折了荷叶装了些许清水回去,你也不管紫薇怎么样瞪着你,撕下一截身上的衣物,沾上清水就给紫薇擦脸上的污秽。
你抢在紫薇软剑前开头道:“这次我会在这里呆很长一段时间。”
“为何?”紫薇的眼神比先前略微柔和些。
“打怪受了伤,要睡很长时间。”你轻描淡写的说道。
之后也无话,你擦拭完紫薇软剑的脸和手原想解开他的衣服擦擦其他地方,可是你刚把手伸到他的衣襟,紫薇软剑便狠狠的瞪着你,你招架不住默默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白蛇到洞窟外面捡了不少野果子回来,由于紫薇软剑无法动弹,自然也无法自己吃东西。你笑吟吟将他的头放你的大腿上,拿起一个果子喂他。
紫薇软剑虽然不愿,但依然黑着脸接受了你的投喂。你心情大好,寻思过几天就可以摸摸他的身体,咳咳,擦拭他的身体。
你轻轻的戳戳紫薇软剑的脸颊,心想他这样瘫着也不是办法,必须想个法子恢复他的经脉才行。你这样想着盘腿坐下调息了半刻,发觉自己的灵力只有平常时候的一半,但这并不足以恢复紫薇软剑的所有的经脉。
那只能挑最重要的两条经脉——任督二脉下手了。你咬破手指用血在紫薇软剑的额头画了一个小小印记。
“你做什么?”紫薇依然板着个脸。
“我把灵力渡给你疗伤呀,难道你想一直瘫着?”
紫薇沉默半会,默许了你的举动。
你唤来那条白蛇帮个忙,白蛇听从你的指示稳稳的架起紫薇软剑的双臂。你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在双手手心各划了一道口子,然后静下心来与紫薇软剑双掌相对。
“只是帮我疗伤而已?”紫薇挑眉。
“当然啦。”你眨巴眼。
“那开始吧。”紫薇闭上眼睛。
其实你并没有完全说出实情,你的灵力不足够恢复紫薇软剑的任督二脉,唯一的办法就是燃烧属于驱魔者的血液化为灵力。
开始你感到身体内部在发热,与紫薇软剑双掌相合之处更是宛如火烧一般滚烫。灵力相融得十分顺利,然而你的灵力却比预料中消耗得更快,渐渐你的身体发冷,呼吸困难,就连周围的一切也感觉不到,意识也终于归于黑暗。

「伍」

再度醒来的时候,你发现自己裹着紫薇软剑的披风,躺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你向上看去,紫薇软剑的睡颜宁静安好,脸颊的气色也恢复了许多。
真好,你这样想着顺势抱紧了紫薇软剑。
“醒了?”耳畔响起紫薇略微低沉的声音。
你闻声看去,他的眼眸平静如水,虽然没有往日的温情至少比之前好多了。
“嗯……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你凑近他。
“你……”紫薇软剑凝视着你,“为何拿你的生命来救我?”
你移开与他相对的目光打着哈哈,“哎呀,你想多了,这只是灵力透支缺乏症我不会出事的。”
又是良久无言,你心虚不敢抬头看他,也不敢说什么徒惹他的怀疑。
“哼……随你吧。”紫薇软剑的语气像是不再追问。
你欢欢喜喜的抱紧他,把头埋在紫薇软剑的胸膛上蹭了蹭。
“放开。”紫薇软剑用手指弹了弹你的额头,“抱得够久了。”
“哦……”你悻悻的放开紫薇软剑,嘟着嘴拽紧身上的在地上披风打了个滚。
紫薇软剑也懒得理你,径直起身盘腿做下调理气息。你斜靠在石壁上眼巴巴的望着紫薇软剑,怎么看也看不腻。
白蛇悄无声息的滑到你面前,吐着蛇信子跟你说着什么,你知晓白蛇的意思轻轻的走出洞穴,跟着白蛇来到一处浅水洼地附近。白蛇说里面有种翡翠色的花可以治疗紫薇软剑的伤势,但是里面有种东西守着它们,它采不了。
其实在你一靠近此处之时你就感受到了一股污浊之气,想必此处也有跟妖魔差不多的东西在里面盘旋。
你屏气凝神往里面走去,视野之内尽是碧绿色的小花苞,此花有枝无叶倒也神奇。再往深处走去,只见一汪清澈见底的池面上浮着许多翡翠色的莲花。
一路上不见有人阻拦,你决定速战速决采完莲花尽快离去,以免惊扰此地的妖魔。
然而你才踏进池中一步,就发觉有东西缠住了你的脚踝,那东西力气极大竟然将拉起来倒挂在一颗大树上,你拼命挣扎着,却发现越是用了挣扎缠住脚踝的藤蔓就越缠越紧。
与此同时你看见还有许多藤蔓向你拥来,你心中大惊,手指只向脚踝处,口中默念咒语,一道银光闪过切断了藤蔓。
你安然落地,却看见有不少散发着邪气的妖魔向你袭来。身边没有武器,你只好双手结印默念咒语,争取打破他们的包围之势。
然而你的攻击只能暂时拖延它们的脚步,并不能完全消灭它们,逐渐的,你刚刚恢复的微弱灵力又消耗光殆尽。
一只妖魔见你破绽百出,持剑向你的左侧砍来,你勘堪回避却跌倒在地上,那些藤蔓很快的缚住了你。
妖魔举起手中的剑再次向你砍来,你下意识闭上眼睛。只听一声怒喝,刀剑并没有刺进你的身体,你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紫薇软剑的身影。
“软剑无常!”他手中之剑发出清脆的破空,紫薇软剑反手一击便将这些围过来的妖魔杀得粉碎。
妖魔除尽,你身上的藤蔓依然紧缚着你的身体。紫薇软剑手起刃落将这些藤蔓一一斩断。
“真是麻烦。”紫薇嘴上这样说着,但眼里闪过一丝担忧之情。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白蛇这里有东西对你有好处。”你乖乖的低头认错。
紫薇软剑难得生气,握紧你的手道:“这处生长的翡翠莲昙确实是难得,却也是魑魅魍魉最易滋生之地,以后不许一个人来这里,听见没有!”
你使劲的点头,紫薇软剑看你态度诚恳这才作罢。

「陆」

有了翡翠花之后,紫薇软剑的伤势恢复的极快,那片浅洼旁的魑魅魍魉亦是越砍越顺手,很快的,这块地方就成了你们的地盘。
夜里,白蛇告诉你翡翠昙花即将盛开,硬是要拽着你跟它一起守候,没办法你只好打着哈欠跟着白蛇蹲守。
让你意想不到的是,紫薇软剑竟在池中沐浴。一贯束起的长发披散开来,在月光的照耀下褶褶生辉,脸上布满了水珠,轻轻一动水珠便顺着他修长身体滑落。
“看够了吗?”紫薇软剑早就发现了偷窥的你。
在你发呆的时候他已经游到了你面前,紫薇软剑双眼微眯不知喜怒,“该说你无知无畏还是……勇气可嘉啊。”
“我……我……还不是你长得太好看了!”你受不了他的注视,脸颊亦是滚烫。
“这么说,是我的错咯?”紫薇软剑勾起一抹邪笑,突然抓住你的手腕将你拉下水,“既然如此,那就靠近一些看,如何?”
“如此甚好。”你抹把脸上的水,迅速揽过他的脖颈在紫薇软剑的脸上亲了一口,甚至还伸出一点舌头舔了舔。
紫薇软剑捏住你的下颚,妖治的脸庞缓缓向你靠近,那双紫眸流露出的,是往日的温情脉脉。
“你这样……可是做好了受惩罚的准备?”
不等你回应,紫薇软剑便低头吻上你的唇,唇齿相接你忘记了挣扎也不想挣扎,任由紫薇软剑拥抱你,亲吻你,直到他恋恋不舍的将你松开。
“此物你拿好。”紫薇软剑拿出一个像翡翠般的东西。
“这是?”你茫然的看着他。
“我的一缕神魄,和此处的翡翠之晶炼化而成。”紫薇软剑将此物戴在你的脖子上,亲吻着你的左耳,“只要你有危险,用此物唤吾之名,我就可以立刻赶到你的身边,无论何处。”
“紫薇……”
他把头埋在你的锁骨处,“你曾有两次差点在我面前死去,我不想再经历那样的绝望,所以好好带着它。”
“好。”你拥抱着他如是说。

「柒」

与他相处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你也回到了你的世界。由于你的失误,城郊的妖魔负伤逃脱,待到下次月圆之夜,便是妖魔与你们决战之日。
这段时间内家族限制了你的灵力,为了让你尽快恢复灵力做好迎战准备。
你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的玩着紫薇软剑送你的神魄石,想来也就十来天的时间,很快就能再次见到他。
如此想着,你从床上跳起来,拿起木剑到庭院里练起了紫薇软剑教给你的剑法,若是练好了,说不定下一次见面还能让他夸夸你。

红月当空,散发着不详的气息。
妖魔来势汹汹,将你和族兄姐妹都冲散了,谁也帮不了谁。你中了妖魔的阵法,无法使用法术,手里只有一把模仿他的软剑打造出来的兵器,虽然称不上是神兵利刃,但是也不差,剑刃沾染了你的血液,照样可以斩尽妖魔。
奈何妖魔驱使的小怪太多,总也斩杀不尽一般,渐渐的,你的体力不济,那些小怪抓住你的破绽毫不留情在你身上留下了无数细小的伤口。
虽然细小,但却带有毒性可以一点一点的侵蚀你的心脉。
不知何时,你发现视野一片模糊,手中剑刃也是招招落空。
难道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你支撑着手中的剑挣扎的站起来,背后又被一只小怪划了一刀,你依然咬紧牙关绝不屈服。
“软剑……无常!”你握紧剑柄,使出昔日紫薇软剑指导你的剑招,将身旁的小怪杀了个干净。
可是,又有许多小怪围了上来。它们专门攻击你拿剑的手,直到你的手再也握不住软剑。
紫薇……紫薇……我还能再次见到你吗?
你握紧了神魄石。
好不甘心啊,我还没有与你地久天长,怎么可以死在这里!
你挣扎着向掉落在远处的软剑爬去。
不,我不能死!紫薇,我要去见你!
漂浮在空中的小怪见你要去捡起武器,亮出它们的爪牙作势要将你的手臂砍下。
“蹭——”你听见了利刃出鞘之声,还没来得及想些什么,就听见了那道熟悉的声音,“软剑无常!”
眼前出现的是你日思夜想的面容,“莫非是我要死了,出现了幻觉?”
“傻子……”紫薇软剑蹲下身来,双手抚摸你的脸庞,“它们居然敢把你伤成这样!”
脸上传来的是真实的触感,你颤抖的握住他的手,笑道:“你怎么来了?”
紫薇软剑心疼的将你拥入怀中,“我听见你在唤我,我便赶来了。”
“真好……”你抬手想去摸摸他的脸,却又无力垂下,“好累,我想睡一会。”
“不要……离开我。”
“你都来找我了……我……怎么舍得走。”你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微不可查。
紫薇软剑在你眉心落下一吻,“睡吧,无论你身在何处我都回来保护你,这些伤了你的东西由我一一斩杀!”

评论(8)

热度(195)